夜里九点,带着一长串的电话号码,李重在公用电话亭鬼鬼祟祟的打着电话 请问你们的小姐能不能外叫? 电话那头: 你要外叫到哪里? 叫按摩小姐还会要到哪里! 李重的嘴角露出一抹邪恶的笑容 啊你到底要外叫到哪里? 电话那头传来不耐烦的声音 宾馆啦! 李重也开始不爽了 我们这里是做纯的! 回了这麽一句,电话那头重重的挂上电话 妈的,做纯的就屌喔,自己又不写清楚! 李重暗骂到,再拨了另一支号码 喂!理容院吗? 对啊!你是要找谁? 你们的小姐外不外叫? 你要带出场来我们这里带,每一家都是这样! 真的? 李重挂上电话,埋怨着: 操!找个女人这麽麻烦! 骑着迅光,李重来到市中心,四处张望着,找寻着淫靡的霓虹灯中正路的街角,理容院的黑色镜面玻璃,李重对自己说: 就这家好了 停在人家的店门口,李重走向那面神秘的黑色玻璃,在公用电话前,李重停了下来,拿起电话筒,突然转过身来,注视着大街的每一个角落,搜寻着熟人,他还得在学校里、小女友前扮演纯情小男生咧,小心,要小心 迅速的闪进玻璃门,走到了柜台,三七仔问道: 找小姐吗? 对!带出场! 李重还是不时注视着门外 我帮你找个小一点的 三七仔看着墙壁上的名单,拿起麦克风: 本公司十一号小姐,十一号小姐请到柜台 李重开始盘算了: 好歹要挑一点,不然可惜了我处男之身! 墙壁突然被打开,李重吓了一跳,但还是假装若无其事,原来墙壁还有隔层 看了看出来的小姐,应该不比李重大多少,在浓妆的掩盖下,却掩藏不住稚嫩,可惜穿了件大红色的洋装,有点俗李重点了点头,问柜台道: 那价码呢? 三七仔: 带出场一律算三个小时,两千四,另外小姐再收一千 付完帐,李重望了望小姐,小姐点了点头,跟在李重后面跨出理容院走在骑楼下,小姐的手臂伸了过来,环住李重的小臂,李重楞了一下,还是没反应 你在哪高就啊? 小姐试着解开这沈闷 我还念大学 哪一所呢? 李重笑了笑,没回答 上车吧!我只有机车! 小姐上了车,手放在李重的肩膀,李重把她的手拾起来,环住自己的腰 你今年几岁? 小姐再度开口 差一个礼拜十八,你就是我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 哦!你还是处男吗? 嗯 真的?那我等下包个红包给你! 然后,又是一段长长的沈默 那你几岁呢?二十出头吧? 李重问道 我六十二年次 李重数了数: 那二十一啰? 对喂!就这家好吗? 小姐指着 那不是餐厅吗? 餐厅只是幌子,进去的人大多是休息 哦! 李重把车停到路边,锁好龙头进了大门,李重问道: 休息怎麽算? 休息算三个小时,四百五 柜台小姐淡淡的说 李重掏了皮夹出来,在找钱的空档,李重端详着柜台小姐光滑的双臂,心里想着: 不知道她价码又是多少? 拿了钥匙,五零六号房,两人上了电梯,再关上梯门的那刻,李重开始不安份起来,左手将小姐拉了过来,硬塞到自己的怀中,用力的抱紧,突然感到胸前两股柔软的压力,双唇吻上了小姐的粉颈,而小姐却缓缓的挣开,说道: 再等一下啦! 李重突然一阵燥热,脸红了起来,小姐笑道: 没关系啦,还有,你可以叫我小芬! 李重点了点头,说: 我叫李重! 突然一阵后悔,还好不是全名,并不严重,梯门刚好打开。 找到了五零六,推开房门,李重扭开电灯,却依然一片漆黑, 哦!我来! 芬从李重手中拿走钥匙,插进墙壁里的孔,房间果然亮了起来 李重先绕了一遍房间:一张不知进行过多少次性交仪式的双人床,纯白的床单,掩饰着它的淫靡,正对着床铺的,是一面大镜子,想必是用来欣赏两人的体位吧,一台二十寸的电视,还有用来遮掩房内一对对赤裸肉体的百叶窗,隔壁的小浴室,一座够容纳两个人的大浴缸,一座连篷头,一面小镜子,李重走出浴室,对着芬说: 嗯没有监视器! 扭开电视的小芬笑了笑: 这麽小心?蛮有经验的嘛!不像第一次来的! 李重望着小芬的双脚,她已经将大红的高跟鞋,肉色的丝袜脱掉了,里面是女人最自然、没用高跟鞋托住,白皙的双脚,透着些许的粉红李重望的望电视,日本片,马赛克,吞了吞口水,坐到床上,小芬的左边,小芬问: 现在吗?我们可以看一看电视啊! 李重不说话,右手直接环到了小芬的颈后,两手会合在小芬的胸前,开始解开钮扣,第一颗,第二颗,李重已经可以看到那诱人的奶罩,和挺出的两乳之间,深深的乳沟,将上衣脱了下来,丢到对面的矮柜上,小芬站了起来,解开红色的皮带,拉下裙边的拉炼,李重把小芬的手移开,接过裙头,缓缓的往下拉,好丰好丰满的臀部,接着的是白皙的大腿,又结实又直的小腿,小芬擡起一脚,让李重将裙子褪下,再擡起另一脚,刚好让李重正对了小芬诱人的小腹,李重忍不住的稍稍向下望,蕾丝边的小内裤,在中间缕了空,刚好隐隐约约的露出黑色的小森林, 喂!脚会酸哦! 李重笑了笑: 喔! 将小芬裙子脱下,也丢到柜子上,然后转过头来,望着纯白的奶罩,李重感觉到胸口好热,心脏跳得好用力好用力,似乎要从喉咙里蹦了出来,深长了颈子,用力的把口水吞了进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双手在小芬的背后小力一挤,把奶罩扣弹开,小芬左手向前平举,让李重把奶罩从左手脱下,两颗浑圆的双乳就蹦在李重双眼前,以李重在学校里只能看到的个个飞机场、小笼包来讲,眼前的小芬真的算是个波霸,因爲少了奶罩的支撑,双乳虽然有点下垂,但仍非常的诱人,双乳的顶端,是两圈乳晕,虽然已没有处女般的粉红,但还是呈现了令人垂涎的肉色,乳晕的顶端,小指头一半大的肉色乳头突了出来,乳头的顶端,有一点点陷入,仔细再看一眼,可以看到有一个小小的孔,李重忍不住将头凑了过去,伸出舌头,轻轻的抹过乳头,小芬嗯了一声,全身一阵颤抖,胸部缩了回去,左手伸过来,将右半边奶罩也脱了下来,说: 我们先洗个澡吧! 李重点了点头,小芬脱下了蕾丝内裤,一撮长在光滑小腹下面的森林呈现在李重眼前,李重目不转睛的盯着,想多看看一眼,小芬却走往浴室去了,李重跟着脱下自己的外套、T 恤、休闲裤,让站在镜前的自己,只剩一件红色的子弹内裤,李重脱掉快被暴怒阴茎撑破的内裤,推开浴室虚掩的门。 小芬正在将浴缸漏满水,试着水温的她,将圆润光滑的臀部翘的老高,李重摸了摸,说: 我来帮你洗澡! 顺手拿起洗手台上的两包铝箔包着的香皂,撕开一包,滑了出来,抹了抹水,在双手中擦出泡沫,抹到小芬的脖子上,小芬突然跳开,说: 等一等,我将头发包好,别弄湿了! 随手拿起小毛巾,当作浴帽缠了起来,戴好了还对着镜子翘着小指拉了拉,眨了眨眼睛看看会不会掉,然后娇声的说:OK !继续 李重湿了湿手,从小芬白嫩的粉颈抹起,细长的双臂,夹着的腋下毛都剃光了,双手向下滑,沿着双乳一圈又一圈的绕着,李重偷瞄了小芬一眼,小芬双眼紧闭,嘴唇微开,李重突然将双手移到一对乳头,食指灵巧的上下抖动,小芬果然忍不住了,哼了一声,上半身震了一下,睁开双眼,小小打了李重的手,娇娇埋怨了一声: 讨厌啦!好痒 李重笑了笑,双手滑到小腹、背后、双臀,托起了小芬的脚,放在自己蹲着的膝盖上,小小的脚板,细致的脚踝,在柔美灯光照射下,反射着光泽的小腿,李重问了问: 你的腿有在保养吧,好细! 小芬点了点头,甜甜的笑了笑,李重双手再抹了抹香皂,两手环着小芬的大腿,上下的搓洗着,每当双手一滑到大腿上边,小芬就震了一震,大腿也跟着绷紧了起来,一双腿擦完,李重再抹了抹小芬生满阴毛,肥嫩的阴阜,小芬接过李重的香皂,说: 这里还是我自己来好了,刚刚连大腿都受不了了,何况是最敏感的地方! 李重点了点头,擡头看着小芬熟练地用沾满泡沫的手绕了绕阴毛,并拢着食两指,前后的滑过阴唇,再低着身,手伸到后面搓了搓,然后眨着眼,对着李重说: 帮我冲水! 冲完水,换小芬拿起另一包香皂,撕开,滑出,抹了水,坐了下来,直接攻向李重翘的老高的阴茎。 一开始就洗这啊? 李重问道 小芬没理会他,自顾自抹了满阴茎的泡沫,用右手握住,前后前后的搓弄着,李重感到一阵又一阵的电流从涨到有点痛的阴茎传来,一些传到双腿,让大腿一次又一次的紧绷,一些沿着小腹、胸部、双肩,传至后脑,让李重的双颊,红通通、热呼呼的,李重突然觉得承受不了这股刺激,小腹直往内缩,全身颤了一下,赶紧憋住气,两排牙齿用力紧咬着,让这股热潮慢慢的慢慢的消褪,憋了好久,李重才松了口气,望着沾满泡沫的阴茎,一次又一次的随着心跳而震动,一小粒透明的液体,从龟头顶端的小缝中冒了出来,小芬头挪了过来,伸出舌头,滑过龟头,将那透明的液体舔走,一条细细的丝,从李重的龟头顶端牵出,在空中带成一条下弯的细线,终止于小芬的下唇,小芬右手擡了起来,牵住这条线,空中画了又画,把丝绕断,舌头伸了出来,舔了舔嘴唇,把液体吸进嘴里,问道: 刚刚差点泄了? 李重红了脸,点点头说: 别玩了,帮我洗澡啦! 李重将小芬冰冷的双手握住,贴在自己胸膛上,一遍又一遍的在上半身搓了搓,再转过身说: 帮我擦背! 小芬的手,轻巧的在李重颈子、双臂、背后游移着,让李重忍不住跪了下去,头和双手贴着浴缸边缘,让自己的背和地板平行,而小芬就在李重左边不停的在李重背上滑动双手小芬的手突然伸到李重的屁股,不停的骚抓着,李重受不了刺激,屁股一直躲着小芬的双手,小芬却用腰和左手住李重的腰,右手的手掌在李重的肛门边绕来绕去,有时握着阴茎套弄着,有时用手掌玩弄着睾丸,突然带着泡沫的手指,滑进李重的肛门里,就在李重的直肠内进出、进出 一阵又一阵的刺激,从夹紧的肛门传来,李重也曾在床上用热狗大亨在自己的肛门内做活塞运动,但只感到一阵阵的涨痛,没想到小芬的技巧真的不错,手指进入时,感到的是一阵阵肛门所带来的紧缩,仿佛想将小芬的手指赶出体外,而手指滑出时,又是一阵阵想抓住小芬手指的紧绷,就在手指整个滑出的一刹那,李重感觉到从肛门传来那无法形容的快感,不禁一阵悸动,肛门整个缩的紧紧的,等待着小芬手指的再次插入小芬却拿起莲蓬头,将李重冲了冲水,说道: 这招不错吧! 李重勉强的嗯了一声,全身酥酥麻麻的,勉强的站起身来,却撑不住,于是又坐在浴缸边,任小芬冲洗着他全身,冲完身子,小芬对李重眨了眨左眼: 你擦一擦身子,我到床上等你! 然后带着一点暧昧的笑,走出浴室。李重握了握自己的阴茎,十三点五公分,虽然不是挺长,不过还算过的去,靠近身体的这一大半,是较深的肉色,靠近龟头的那边,则是浅浅的肉色,可以看到有几根红色,浅紫色的小血管横过,再上端是发涨的龟头,布着诱人的红色,放开手,可以感觉到阴茎正随着脉搏一抖、一抖的跳着,望着镜中的自己处男的最后一眼,走出浴室。 坐在床上的小芬,看着锁码台,李重拿过遥控器,转小声了一点,扶着小芬的上半身,让小芬平躺在床上,双唇凑上小芬的耳后,亲吻着耳朵的四周,再将耳垂吸入,用双唇、舌头轻轻的吸吮着,又柔柔的将一股股清风吹进小芬耳内,将双唇游移到小芬雪白的双颈,一遍遍的亲吻着,小芬舒适的高擡下巴,让李重能更紧密的贴着小芬的粉颈,李重的双唇继续向下移,徘徊在雪白的前胸,再移到挺出的双乳,李重抚摸着乳房,以前看到女人的胸部,坚挺又有弹性,没想到自己真正摸到,却是如此的柔软,李重双掌不禁多握了几下,享受这美妙的触感,再将双唇凑了上去,伸出舌头,从右峰的山脚开始,一圈又一圈的环绕,到山腰,再到乳晕所在的山顶,将峰顶吸入,蠕动着嘴巴,感觉到一股碱碱的滋味从舌尖传来,再多品尝了几下,发现又有一股甜甜的感觉,将峰顶整个吐出,又攻向峰顶的小凸起,用舌尖轻轻点了乳头一下,然后从乳头下方往上舔,再轻压着乳头,上下上下的抖动舌头,小芬终于忍不住了,嗯了声出来,摆动着双肩,想要避开这一阵刺激,李重暗笑了一下: 没想到从A 片真能学到不少! 再将双唇下移,小芬突然抱住李重的头,吐了声: 不要走! 李重只好把左手停留在小芬的右乳上,用手指代替舌头,在小芬的乳晕、乳头上环绕着。滑过平坦结实的小腹,来到神秘的溪谷,上方盘着蜷曲的阴毛,李重忍不住多看几眼,阴部的顔色跟大腿相较,微深了一点,而微微张开的两片阴唇中,藏着因充血而泛出的一片红,阴道口因爲紧闭而挤出了一小片湿滑,润的格外淫靡,李重的食中两指在充满皱折的溪谷中徘徊探索着,手指移到两片阴唇的上方,稍稍揉了一下,小芬竟然喔了一声,臀部跟着扭动了起来,李重想着: 大概是阴蒂吧! 手指压在上面重重的揉了起来,小芬突然叫了出声: 小力一点小力一点 李重停止了粗暴的玩弄,将小芬两腿张开,自己则跪坐在小芬两腿中间,缓缓的将头部压下,准备好好畅游溪谷,李重用舌头舔着左半边的阴唇,由下而上,舔进了些许黏液,李重将舌头伸回,品尝了一下,发现味道有点骚骚的,有点像自己打完枪,将黏在手上的精液清洗完后留下来的味道,再多品尝一下后,发觉有一点点甜味,就像吃进精液后舌尖感觉到的甜味,舔完左边的阴唇,和右边的阴唇,李重的舌头停留在小芬的阴蒂,阴蒂小小的,似乎就像阴唇的延伸而已,李重移动身子,让自己的身体和小芬垂直,两人交会在李重的头部,和小芬的阴部,李重轻轻的舔着小芬的阴蒂,一圈圈的环着,再将食指、中指横贴在小芬阴唇的沟里,来回的游移着,感觉那一份淫荡的湿滑,李重偶尔搬出绝招:轻压着阴蒂,上下上下的抖动着,让小芬无法克制的扭动腰部、臀部,显露出那无法遮掩的快感,并规律的从口中发出 嗯喔喔 的淫叫,听在初次与女人云雨的李重耳中,让李重浸淫在满足的成就感中。 就这样过了大概三四分锺,小芬突然发出呓语: 李重进来快进来我受不了了受不了了 而双手在空中乱划着,仿佛想抓住男人一般,李重也觉得自己忍不住了,于是把小芬的双腿再次撑开,而自己则跪在小芬两腿间,拿起床边的锡箔包,小心翼翼的撕开,挤出里面的保险套,轻轻的放在龟头上,往阴茎根部展开,展到底之后,再将阴茎上的皮往前卷,又露出一段没有包裹保险套的阴茎,再一次将保险套往根部卷,戴好了以后,自己活塞了一下,确定不会滑落后,左手支撑着上半身,右手则扶着阴茎,抵着小芬的阴道口,臀部往前一顶,没想到阴茎居然滑走,李重顿时红了脸,看着睁开眼的小芬,小芬说: 没关系!让我来! 然后用右手握着李重的阴茎,一点一点的将阴茎塞进自己的阴道中,小芬才塞完一小截,没想到李重突然往前一顶,将整根阴茎一下子全部挺入小芬的阴道中,小芬顿时一声哀嚎,整个腰、屁股全部往上挺,全身紧绷,皱着眉头,过了好久好久,放开眉头,呼了一大口气,放松双肩,放下腰和臀部,嘟着双唇: 这麽大力! 李重笑了笑,虽然小芬的阴道不像处女这麽的紧,但李重仍能感觉到小芬温暖膣肉从龟头开始,紧紧的环住整根阴茎,感觉完这美妙的滋味,李重开始抽插,让阴茎逃离小芬膣肉的包围,只剩龟头留在小芬体内,再缓缓将阴茎沈入,听到小芬沈沈的嗯了一声,李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阴茎,一下是整根没入,只看到李重与小芬的两撮阴毛现在体外,阴茎抽出后,又看到李重的阴茎带着光亮的液体,伸在李重与小芬两人之间,而靠近小芬的那端,似乎吸了些小芬的膣肉出来,而后又是一沈,一出,一沈,一出 李重抽插了二三十下,开始想玩玩不同的体位。让小芬的膝盖屈着,再用两只手掌将小芬的膝盖从背后推到身前的左右两侧,李重清清楚楚的将小芬的一双白净的大腿、小腿仔细的览过,再用双手顶住小芬的膝盖,挺着臀部开始抽插了起来,用这种体位,李重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的阴茎露出一些在体外,其余的就将小芬的阴道撑开,没入在张开的两片阴唇间。 过了一会,李重抽出阴茎,让小芬将小腿伸直,将右腿放在李重的左肩上,左腿则放在右肩上,再将自己的上半身往前压,顺势把自己的阴茎从小芬臀部后面插入小屄内,这样一来,小芬两条白晰的双腿,就刚刚好压在李重的胸前。 萧蔷的一双美腿,浮现在李重的脑海中,望着眼前的这双美腿,幻想是萧蔷的,李重忍不住伸出舌头,来回的舔着,用舌头去感受这美好的触感,双唇吻着白净的脚踝,萧蔷的小腿萧蔷的脚踝李重忍不住大力的抽插起来,啊萧蔷的屄李重抱拢萧蔷的双腿,白嫩又透着粉红的脚跟就在李重的眼前,李重把脸凑了上去,贴的紧紧的,更死命的抽插了几下。 突然一股想泄的冲动传了上来,于是李重把小芬的双腿放平,再用最原始、破瓜的姿势,将自己的阴茎送入阴道,将双手环到小芬的身后,用力的将小芬抱紧,胸前两股柔软的压力施在李重的胸膛,李重更用力的将小芬拥入怀中,幻想着胸前这两股刺激,是来自邱淑贞诱人的酥胸,李重顿了一下下,准备迎接这一次射精的仪式, 啊邱淑贞邱淑贞我要干死你我要干死你淫荡的眼神性感的双唇干死你干死你 李重一次次的挺高臀部,再用力的压下,挺高,压下,挺高,压下李重仿佛听到了邱淑贞的淫叫声传来, 喔喔啊啊 再来又是一阵哀求, 小力小力受不了了 一股快感迅速的从进出阴道的阴茎传来,累积,累积,累积李重感觉到高潮就在眼前,更大力的抽插,突然一阵痉挛,李重感到阴茎一阵收缩,一股热液自尿道快速冲出,于是将阴茎死命的顶到底,紧紧的抱紧怀里的邱淑贞,全身的肌肉一起绷紧,臀部顶到底,一股热液从阴茎射出,然后又是绷紧,猛顶,射出射射出射出一直到气力全部用尽,李重才枯竭般的摊在邱淑贞身上,耳边传来小芬一样沈重的呼吸声.. 过了好一会, 你喜欢邱淑贞吗? 小芬浅笑的问着,李重没有回答,说了一句: 我们再来一次! 小芬瞪大了双眼: 真的不用休息一下?大部分的人都要等一会才能再来一次呢! 李重笑了笑: 帮我换保险套! 小芬点了点头,掉过身来,左手握住李重依然高挺的阴茎,右手开始卷动保险套,居然有几根阴毛缠着保险套一起被小芬卷起, 痛!! 李重急忙躲掉小芬的双手,自己坐起上半身,细细的将缠到的阴毛分开,用拇指、食指捏着存满精液保险套前的小套套,整个把保险套取了下来。 坐在面前静静观望的小芬带着歉意的笑了笑,李重拿起另一个保险套,递给小芬: 帮我戴上! 然后自顾自的躺了下去。 经过了刚刚那份折腾,李重的小弟弟早已倒了下去,小芬用手握起它,紧紧的握了握,另一只手伸了过来,手掌贴着龟头轻轻的抚了抚,李重的阴茎仿佛重新加过油般,慢慢的伸长、壮大,一下子又恢复方才的挺拔,小芬用保险套套住李重的龟头,顺势往下展开,将保险套张到底,顺便活塞了几下,看看是否牢靠,检视完后,小芬对李重说了声: 这次我在上面! 就迳自坐到李重的小腹上,半蹲在床上,手伸到自己的臀部后面,用三只手指扶着李重的阴茎,自己的臀部则缓缓的往下沈,李重感觉到自己的阴茎抵住了小芬,被稍稍挪了一下,再慢慢的、一点点的被塞进小芬体内,等到完全坐在李重的大腿上后,小芬左右扭了一下屁股,确定塞的很紧实以后,开始上下动了起来,李重突然有种被玩的感觉,任凭小芬提起屁股,放下,提起,放下,不过用这种体位,李重感觉到的刺激比以自己主动来的少很多,反而应能比较持久,于是就放任小芬任意扭着屁股,李重望着小芬,眼神却忍不住先被她上下晃动的乳房吸引走,小芬的乳房此时充分显现出她的弹性,以山腰爲重心,上下做着大幅的简谐运动,牵引而使整片前胸跟着甩上甩下,而乳头仿佛成爲乳房的附庸,乳头晃到顶端,马上又被下甩的乳房带着晃下,还没晃到底端,又被上甩的乳房牵引着上晃,而淫荡的屁股、大腿,则跟着小芬的兴奋度而跟着更加提高,更加大力的沈下,眼神往上,盯着小芬略显稚气的脸庞,小芬正紧闭着双眼,皱着眉稍,微张着双唇,舒服的享受着自导自演的欢愉,如此的过了好一阵子,李重开始不安份起来,跟随着小芬的节奏,小芬的臀部一往上,李重就压低自己的臀部,等到小芬的臀部一落下,李重就大力的往上急顶,小芬大声的啊了一声,眉头皱的更紧,不知是痛苦,还是更加的欢愉,急顶了好几下,小芬开始招架不住,只能往后倒,微提着屁股,任凭李重一次又一次的闯入禁地,无情的厮杀,杀的小芬只能接受挑衅,无助的哀求。 过了好一会,小芬似乎没力支撑了,整个上半身向前,倒在李重的胸膛上,无助的大口喘息,任由李重弓起膝盖,凭空挺着腰部,往上一次又一次的顶着,顶着,顶着,让小芬只能一边喘息,一边 嗯哦哦嗯 的呻吟着。 李重一边挺着长枪厮杀着,一边翻过身,将小芬压在下方,再坐起身,就在挺起上半身的当而,阴茎突然滑了出来,小芬突然出声: 不要拔出来!继续!继续! 李重赶快曲起膝盖盘坐,再将小腿往外扳,就像A 片男主角的标准坐姿一般,坐稳了以后,赶快再将阴茎塞进小芬的阴道,熟悉了插入的角度,阴茎不再滑出,插稳了以后,李重分别握住小芬的双脚,高举到45度角的最高点,开始挺着腰部一下又一下的干了起来,幻想着田中美佐子一向包得紧紧的肉体完全被自己剥光,细嫩的双脚,稍微有点粗的小腿,粉白的大腿,视线移到上半身,因爲承受来自李重臀部的冲击,而规律上下晃动的两个乳房,平坦的腹部下方是一撮深黑色的阴毛,阴毛的下方,一只乌龟挺着光溜溜的头,伸长到极限的脖子,正一次次的伸进,伸出,伸进,伸出 李重轻轻放下小芬的双脚,手伸到小芬的背后,将小芬的上半身抱了起来,再伸直自己的双腿,让小芬的双腿相对着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后,在弓起膝盖,双手拉着小芬的双手,彼此向后倒,李重开始一推、一拉,而大腿、臀部则一挺、一松,让小芬藉着李重的使力而上上下下的起落,再上弹簧床的弹性,两个人好像在水面摇晃的船上活动一般,摇着,摇着,摇着, 摇到一半,小芬突然放开双手,抱了过来,因爲李重的上半身也向前,因此阴茎只剩一小截在小芬体内,所以李重放平弓起的双腿,让小芬一双腿勾着李重的后臀,一双手紧紧的环住李重的后背,因爲被小芬的上半身完全压住,所以李重让自己完全被动,而小芬就紧抱着李重,臀部上下,上下的套弄着李重的阴茎,李重则不停的狂吻着小芬的双肩,粉颈,套弄了好长好长一段时间,虽然已经泄过了一次,但李重又感觉到高潮似乎又快来了,于是压倒小芬,双手环到小芬背后,抱紧了以后就开始狠很的冲刺了起来,小芬也不甘就这样被压着,想要将李重挺起,可是李重冲刺的力量实在太大,所以小芬只好用力夹着环绕在李重背后的双腿,跟着节奏与李重上下对顶着,两人又这样对干了好一阵子,李重开始支撑不住,双手抱的更紧,冲刺也更加用力。 小芬也感觉到李重可能快泄了,断断续续的说着: 再撑一下再撑一下我也要来了再一下我也快丢了快丢了 李重哪能停的下来,只感到快感迅速的累积起来,全身被电击般的颤抖了一下,一阵阵的抽慉,抱紧小芬的双手也一阵紧,一阵松,不管还有没有精液,阴茎一直喷射、喷射、喷射. 这时候,小芬仍然狂顶着,等到李重射了出来,小芬突然翻过身来,将李重压在下方,稍稍坐直了上半身,双手撑在床上,蹲着双腿拼命的套弄了几秒锺,突然,所有动作停了下来,小芬直直的倒在李重的胸膛上,颤抖着不停,并伴着痉挛,痉挛,痉挛,痉挛,又痉挛李重这时喷射才稍稍缓了下来,由于小芬阴道一阵阵的收缩,又收缩,李重突然觉得敏感的龟头,快感又一次的疯狂升高,再一次达到了高潮,抱着倒下来的小芬,阴茎又一阵阵的喷射,喷射由于上一次的高潮还没有消褪,所以这一次的高潮更加颠峰,让李重的脑袋完完全全是一片空白,只有身躯不断的抽慉、收缩、颤动着过了好一阵子,虚脱般的李重,望着趴在身上的小芬,小芬稍稍动了一下,无力的从李重身上滚动到李重身边,脸上稍稍泛着一点点红,李重问道: 丢了? 小芬稍稍点了点头,李重又问: 你一天大概会丢几遍? 有点红着脸的小芬: 不一定!大概每四五个会有一个可以让我达到高潮。 哦! 李重对这个答案似乎很满意,又过了一会,李重才有力气自己坐起来,看了看,阴茎已经整个倒下,皱在一起,李重脱掉保险套,第二次跟第一次的量比起来,已经少了很多,在套口打了个结,李重递给小芬,示意要她丢到床边的垃圾桶,自己则趴在床上,叫小芬来替自己捶捶背,小芬看看电视,转了转台,扭开音量,坐到李重的身上,李重感到有点重,而小芬的阴毛刷得自己臀部有点痒,坐稳了以后,小芬开始轻轻的揉着李重的肩膀,手臂,捶捶背部,过了好一阵子,小芬嗲嗲的埋怨了一声: 好酸喔!休息了好不好? 李重点了点头让小芬趴在身边,一起看着第四台的台语 MTV,李重也安分多了,小弟弟也一样,过了好久好久,突然看到徐华凤穿着泳装出现在MTV 中,于是小弟弟又稍稍动了一下,告诉李重,它又复活了,李重翻过身仰卧,阴茎又一点点的涨了起来,李重望了望旁边也在看着它的小芬,笑道: 怎麽办?帮我消消肿! 小芬也笑了笑,翻过了身,把头移到李重的腹部,伸出手,握住阴茎,李重挺头看着,女孩子的手真的好小好小,一只手握着还握不到一半,李重想到班花,虽然她比小芬高一点点,但握起来也应该差不多吧,小小的手掌握住相较之下大了许多的阴茎,不停的上上下下的搓动着,龟头有时候挺着红通的脸,顶端张开着,里面是更嫩更红的肉;有时候则是被小芬的手卷上来的包皮整个覆盖掉,然后又是红通的头,又是肉色的包皮,小芬凑上了她的嘴,伸出小巧湿润的舌头,轻巧的舔着龟头的最顶端,李重突然感到一阵刺激,肛门收缩了一下,阴茎看起来更加挺拔了,舌尖继续滑动着,右半边的龟头,左半边的龟头,龟头与阴茎相接的小沟,小芬特别细细的一遍遍环绕舔着,接着的是树干,小芬扳着阴茎,张大着双唇,含着靠腹部的这一边,前后前后的吻着,再来是阴茎的背面,小芬放开右手,阴茎又弹回原来的角度,小芬顺着阴茎在龟头及阴茎根部来回的猛吻着,小巧的双唇间,传来一声又一声的 啧啧啧 ,透露着红唇对阳具的深切思慕,过了一会,小芬的舌头移到龟头,对着龟头最前端的小缝不停的轻舔着,再沿着龟头而下,顺着龟头的直径,小芬慢慢的张开嘴巴,将整颗龟头渐渐纳入嘴里,没入后,小芬用双唇柔柔的将阴茎前端环住,嘴里的舌头开始不安分了起来,不停的沿着龟头搅动着,偶尔还卷起舌根,让舌尖侵入精液射出的运兵道,小芬如同小孩玩着心爱的玩具般,贪婪的望着、搓着、舔着,让李重只能不断扭着臀部,间之以偶尔的颤动,拼命抵挡着来自龟头的刺激,而小芬还不满足,右手紧紧的握着阴茎的皮,虎口则抵着含着龟头的嘴,开始上上下下规律的含住、吐出阴茎的前半,因爲塞满了整个嘴巴,所以不时发出 唔唔唔 的声音,显现出塞满整嘴的满足感,更由于整只嘴都被塞满,使小芬的口水不能克制的泌泌流出,有的从嘴角流出,将阴茎润的更湿滑、淫靡,有的则伴随着李重偶尔流出的液体,随着小芬吞咽口水的声音,进入了小芬的体内。 李重提起头望着跪在自己双腿间,头上下摆动着,想要博取自己快感的小芬,突然,李重的心里生出了一些怜悯,不知道小芬在褪下脸上浓妆后,是什麽样的一个角色?学生?单身女郎?家庭主妇?上班族? 李重突然觉得,人的尊严,能卖多少钱呢?说不定,还没有交易一次来的多! 李重闭紧了双眼,让自己将所有一切忘掉,自己只是个用钱买女人来泄欲的野兽,对!我是野兽!我不必也不需想这麽多!李重突然站起身来,小芬吸吮的正过瘾,只好跟着坐起上半身,李重望着床前镜子中的彼此,李重赤裸着全身站在镜子里,小芬跪高了起来,左手抱着李重的臀部,用右手和嘴巴取悦着李重,李重突然兽性大发,拨开小芬的右手,双手抱着小芬的头,前后前后的套弄着,而且不停的挺着臀部,用力的往前顶、又顶、再顶,感觉到小芬的嘴唇快贴到阴茎的根部,牙齿则断断续续的磨插着阴茎,软软厚厚的舌头垫着阴茎,龟头则不停的在小芬口腔里撞击着,并不时冲撞到小芬的喉头,让小芬不时现出略微痛苦的表情。 就这样撞击了几分锺,李重开始飞飞飞愈来愈高,愈来愈高,爬升,爬升,爬升,突然在小芬的口中爆炸开来,小芬体贴的紧抱着李重的臀部,让李重有了依靠,能尽情的在小芬口中爆炸、燃烧、爆炸、燃烧. 李重将阴茎从小芬口中抽了出来,倒在柔软的弹簧床上,小芬的脸凑到李重的脸旁,嘴巴缓缓的蠕动着,一小滴的白色液体从小芬闭合的双唇中泌出,慢慢的流下了一点点距离,小芬赶紧伸出舌头,舌背牵着一条白丝,舌尖轻轻的将白色的液体舔入,吞了下去,看着李重: 美容养顔! 一会,小芬笑了笑: 三个小时快到了哦!下次再叫我的话,只要给理容院的那两千四就好了,我这边就算你免费,怎样? 李重无力的躺在床上勉强的笑了笑。 小芬到浴室里清洗了一会,回到卧室,找了找小内裤,穿了回去,将阴毛盖了住,转过去面对镜子,赤裸的背穿上奶罩,坐在床上,将高统袜穿回,李重紧紧盯着这最后一幕,小芬再穿回上衣,红裙,转过头来,说了声: 下次找! 李重点了点头,小芬满意的笑了笑,关上房门,高跟鞋的声音,一步步的远去,躺在床上的李重,想着明天该如何补偿可爱的小女友.....